返回顶部

债委会:与风险赛跑

http://www.scol.com.cn  (2017-09-28 09:48:07)  来源:四川日报  
编辑:尹勇  

□本报记者 张学文

在钢铁价格每吨不到2000元的谷底期,川威集团活了下来,并逐步恢复生产经营,截至今年8月末,已归还债权银行2.09亿贷款本息,偿债缺口逐渐缩小。

3年前的2014年7月,川威集团资金链断裂,向内江中院提交破产重整申请,涉及债权金融机构46家,其中省内28家、省外18家,融资金额234亿元。

川威集团出现转机,离不开银行债委会的帮助。

9月21日,四川银监局召开新闻发布会,四川银监局副局长李国荣介绍,近4年来,全省银行业债委会采取贷款展期续期、发放银团贷款、利息优惠等方式帮助部分困难企业恢复生产经营,缓释贷款风险296亿元。截至8月末,全省银行业机构共成立债权人委员会119家,涉及金融债权2730亿元。

银行不抽“血”,保持司法克制

2014年7月,川威集团资金链断裂,向内江中院提交破产重整申请。

是进入司法程序让其走向破产清算,还是通过政府救助、金融帮扶让其度过债务危机?选前者,银行、企业、政府、职工多输,后果可以预见;选后者,输家减少,但难度难以预料。

2014年7月22日,在政府支持下,四川省银行业协会牵头组建“川威集团债权银行帮扶工作委员会”,由中国银行四川省分行和民生银行成都分行作为主席行,中国工商银行四川省分行、中国农业银行四川省分行,浦发银行成都分行、兴业银行成都分行、光大银行成都分行任副主席行开展对川威集团的金融帮扶。

债权人委员会是债权银行的协商性、自律性、临时性组织,以“市场化、法治化、公平公正”为原则,由债权银行对债务规模较大的企业发起成立,旨在构建债权人一致行动平台,推动债权银行分类施策、精准发力,支持优质企业,帮扶困难企业。

川威集团债权银行帮扶工作委员会,是省内较早正式开展债委会工作的尝试。

中国银行四川省分行风险管理部总经理喻志刚告诉记者,川威集团债委会组建后先后召开联席会议八次、主席及副主席行专题会议两次、板块联席会议六次,制定出《川威集团金融帮扶一致行动方案》。该方案明确,各债权金融机构维持2014年初制定的贷款规模不变,做到不抽贷、不压贷、不减贷;对川威集团资金进行统一监管,统一安排还款,按照各金融机构授信份额等比例偿还;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,金融机构可考虑有条件地对企业新增授信。

事后证明,正是这种一致行动,保住了企业的“一丝气息”。

帮助诊断,增供“血液”

2015年10月,债委会和川威集团聘请德勤咨询(北京)有限公司负责川威集团的财务评估工作,聘请国浩律师(成都)事务所负责法律尽调工作。

债委会承担了聘请公司工作99%的费用,由各成员单位根据债权份额按比例分摊。如德勤的费用500万元,债委会承担495万元,企业承担5万元;律师事务所费用350万元,债委会承担346.5万元,企业承担3.5万元。

自2015年11月起,历时5个月,德勤公司完成了对川威集团的财务评估工作,帮助企业理清家底和真实财务状况、优化财务管理和成本开支,为企业进一步恢复生产、降本增效奠定了基础。

在此基础上,债委会于2016年6月制定并实施《川威集团阶段性风险化解方案》。

这一方案的核心内容,剔除企业正常生产经营所需的必要费用开支后,以企业未来经营性现金流盈余的65%用于偿还金融债务,剩余35%由企业留存用于偿还经营性债务等。

同时,债委会聘请德勤对川威集团钢铁板块实施财务监控,包括资金监控(资金的收支和归集)、生产经营监管(生产效能、采销成本、销售价格分析监控)、资产管理(主要资产的处置、重大投融资活动监控),以准确掌握企业经营现金流状况,帮助企业堵住生产经营过程中“跑冒滴漏”的出血点。督促企业持续降本增效,并确保盈余资金用于偿还金融债务及其他必要开支。

同样是资金链断裂,但不同企业面临的困难是不同的,各家债委会采取的救助措施并不相同。

2015年底,四川天益冶金集团资金链断裂,华夏银行成都分行与12家银行组建债委会,于2016年初就该公司10亿元贷款达成一致:采取司法克制,不进入司法程序,不抽贷,不压贷。

同样是为了摸清企业家底,华夏银行成都分行首席风险官鄢斌告诉记者,该公司总部在四川而生产厂大多在青海,于是银行方派出得力高管常驻青海甘河滩厂区,跟踪该公司生产销售情况,当得知公司生产的镉铁有较为广阔的市场前景而流动资金短缺时,债委会迅速筹集了流动资金予以支持。

和风险赛跑,有阶段性胜利

债委会的足迹也进入基础设施领域。2010年,遂资眉高速公路项目引入省内实力企业作为BOT投资方进行建设。2015年,在项目建成通车之际,因处于市场培育期,通行费收入不足以还本付息。项目股东主营业务下滑、资金链紧张,对该项目的补贴承诺不能按时兑现,导致项目还本付息困难。

国家开发银行四川分行副行长肖明政介绍,作为遂资眉高速公路主席行,国开行在该项目临近结息日前,带头承诺5亿多元增贷资金,并率先发放,保障了客户到期付息能力,稳定了项目资产质量。工行、农行等债委会成员行通过提供流动性贷款0.3亿元,以下调存量贷款利率方式为项目节省利息0.2亿元等支持手段,共同弥补了项目建设和运营资金的缺口。

通过债委会机制的有效运作,遂资眉高速公路项目的短期危机得以解决。目前,遂资眉高速公路的车辆通行量和收费收入稳步提高,股东的经营状况持续改善,避免了近60亿元银团贷款出现逾期和不良。债委会工作在与项目风险的赛跑中取得阶段性胜利。

引起社会更多关注的川威集团亦出现转机。喻志刚告诉记者:“如用一句话概括,就像病人从重症监护室转入普通病房。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任重而道远。”

四川天益冶金集团则进入上升通道。鄢斌告诉记者,企业70%产能已经恢复,用赚得的部分利润已将大部分银行债权清偿。

X
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
用户:
  • 新闻推荐
四川
社会
娱乐
体育
  • 视觉焦点
  • 编辑推荐
  • 新盘搜索
  • 精彩视频
  • 社区热图
  • 社区热贴
  • 娱乐体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