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顶部

受赠房屋未过户所有权到底归谁?

http://www.scol.com.cn  (2015-08-25 09:55:48)  来源:绵阳晚报  
编辑:李沅衡  

  21年前,梓潼人钱明(化名)和母亲孙珍(化名)签下赠与合同,将祖业门面房赠给她,双方办理了公证,但一直未办理产权过户登记。后来,钱明又将该房屋卖给钱某,并移交房屋产权证。如今,孙珍想要回“属于自己”的房子,但法院依法驳回了她的诉讼请求。

  儿子赠房给母亲 后又卖给堂兄

  孙珍与钱明是母子关系,钱明与钱某是堂兄弟。钱明、钱某的爷爷钱贵(化名)共育有三子,钱贵的祖业屋基分别由三子继承。 1986年,由三户人立分管文约,对祖业房屋进行了划分,将所有权分别划归在包括钱明在内的后辈名下。后钱明拆旧房新建了一楼一底房屋,并于1989年办理了房产证。

  1994年12月,钱明立赠与合同,将登记在其名下的房屋赠与母亲孙珍,并于1994年12月办理公证。赠与合同签订后,钱明未将房屋交付给孙珍,双方一直没有办理房屋产权过户登记。

  2003年3月,钱明与钱某签订房屋买卖合同,约定将仍登记在钱明名下,但已赠与孙珍的房屋卖给钱某。钱某支付房款6万元,并负责办理过户等手续。合同签订当天,双方对买卖合同进行了公证。钱某支付房款后,占有使用房屋至今。

  2014年因城市改造,需要拆除钱某的房屋,钱某于2014年8月与开发商签订了改建还房协议及补充协议,并于2014年8月进行了公证。

  房产增值 母亲打官司索要

  眼看当初6万元卖出去的房屋如今增值可观,钱明便以该房屋已先赠与母亲孙珍为由,要求钱某返还房屋,双方因此发生纠纷。

  2014年9月,孙珍诉至梓潼法院,要求确认她与钱明签订的赠与合同有效。2014年10月,梓潼法院作出判决,确认双方赠与合同有效。之后,孙珍多次找钱某索要房屋未果后,将钱明、钱某和开发商诉至梓潼法院,要求确认自己对该房屋的所有权。

  孙珍诉称,2000年,她到绵阳给子女带孩子,将房屋交由钱明管理。2003年,钱明将该房屋出租给钱某,租期10年,同时将10年的房租费一次性交给了孙珍。2014年初房屋租期满后,孙珍找钱明和钱某索要房屋时,才知钱明与钱某私下已达成买卖协议,把本应属于她的房子卖给了钱某。

  孙珍表示,被告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,擅自处理本属于她的房屋,致使房屋受到损毁,严重侵害了自身的合法权益,故请求法院依法确认她对房屋的所有权;判令被告共同返还她的房屋原物,恢复房屋原状;无法恢复房屋原状的,房地产公司应该直接与她协商相关事宜。

  对于孙珍的说法,钱某给予反驳。钱某表示,他与房屋法定产权人钱明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是真实、合法、善意、有效的,他向房屋产权人钱明购买房屋,支付了购买款项,钱明也向他移交了房屋产权证,并一直使用至今,故请求驳回孙珍的全部诉讼请求。

  开发商则表示,房屋所有权究竟归谁,与他们无关,他们只认可法院的判决书,法院判令房屋归谁,他们就与谁商谈拆迁事宜。

  ◎法\院\判\决

  不动产物权变更

  以登记生效为原则

  梓潼法院一审认为,按照我国有关法律规定,不动产物权的变更以登记生效为原则。钱明虽然将房屋赠与孙珍,并对赠与合同进行了公证,但合同签订后,孙珍与钱明一直未办理产权过户登记,所有权未发生转移,所以孙珍实际并未取得赠与合同书中约定的房屋所有权,因此,对孙珍以赠与合同有效要求确认其所有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。

  法院同时认为,孙珍主张钱某与钱明之间签订的买卖合同无效,其理由是钱某与钱明恶意串通,但未能举证。此外,钱某在与钱明签订买卖合同时,房屋登记所有权人是钱明,且钱某当时支付的房款高于市场价格,钱某在买卖合同签订时是善意的,双方签订的买卖合同是合法有效的。

  今年3月10日,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孙珍的全部诉讼请求。

  一审败诉后,孙珍又上诉至绵阳市中院,要求撤销一审判决。今年5月29日,绵阳中院审理认为,本案争议焦点为钱明与钱某签订的买卖合同是否有效。虽然赠与合同判决认定有效,但因案涉房屋未依法办理过户登记,所有权并未发生转移,案涉房屋所有权的享有者仍系钱明。一审法院作出钱某在取得房屋时是善意的认定正确,故予以维持。

  (熊秋艳 唐斌 黄志富)

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
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